桃树的眼泪

文 北冰

坐落在旅顺万乐街33号的旅顺钱币博物馆,是我60年前上过的部队幼儿园。时隔一个甲子,孩提年代的许多往事恍若就在昨天。

1955年2月,父亲所在的部队参与接管旅顺,部队幼儿园也设在这里。我们这些随军和在旅顺出生的孩子,在旅顺度过了美好童年。

第一次上幼儿园,我是一路哭着被妈妈拽进去的。那时,爸爸在师后勤机关工作,经常到黑龙江的部队农场出差,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妈妈在旅顺列宁百货商店上班,早出晚归,两个年幼的妹妹送到小南村松树沟的姥姥家,我常常无人看管,妈妈只好把我送进幼儿园。

去幼儿园的那天早上,任凭妈妈怎么说,我就是不去。急着去上班的妈妈打了我两巴掌,又塞给我两个苹果,这才连哄带吓把我交给老师。妈妈离开后,老师把我的苹果拿走,说下午间食时吃。午睡起床后,小朋友们围坐在教室,等着吃间食,只见老师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两个苹果。我以为是给我的,但满心的欢喜还没有绽放,便随着老师的举动凝固成一副愕然挂在脸上。老师把苹果从中间切开,然后切片装盘,给每个小朋友分了一片,我眼巴巴望着自己手中薄薄的一小片苹果,泪珠在眼圈里直打转转,没敢掉下来。后来我知道这是幼儿园的规矩,小朋友们从家里带来的食品,都不允许独享,要由老师统一分配给大家吃。

幼儿园的南院有一些桃树,树干开裂的地方流出一些浅黄色透明的树脂——桃胶,我们称它是桃树的眼泪。听大班的哥哥们说,桃胶可以吃。我第一次吃桃胶时,感觉有点软软的,和高粱饴糖差不多,只是缺少甜味。桃胶一般从初夏到霜降这一段时间都有,夏季最多。

每到桃树流眼泪的季节,我们走进桃园,发现桃胶,扒下来,攥在手里,然后继续寻找,直到把桃园翻个遍才凑到一起,显摆一下各自的成果,然后挑出最小的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最大的要留到最后吃。男生找的桃胶多,常分给女生一些。这些平时爱干净的小公主们,就露出女孩子馋嘴的天性,也不管我们的手脏兮兮的,接过桃胶,小嘴嚼着,美滋滋的。长大后我查资料,桃胶可以美容养颜、生津止渴、调节肠道菌群等。难怪同学们个个俊男靓女,原来是小时候在幼儿园吃桃胶的效果。

在幼儿园最开心的事是去赶海。当年,旅顺解放桥到胜利塔这一段,是个半月形海湾,退潮时露出一大片海滩,有很多小虾、小螃蟹、蚬子、海蛎子、海螺等。老师们把铁皮罐头制成小桶,发给小朋友们,带着大家排着队、拎着桶、唱着歌,十多分钟便从幼儿园走到了这里。海滩的石头上趴着睡觉的小海螺,石头下面藏着小虾,躲着小螃蟹。我们兴奋地翻石头,捡海螺,摸小虾,抓小螃蟹,顾不得泥水弄脏衣服,每次都把小桶装得满满的,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让海浪变得宁静。回到幼儿园,老师为我们换洗衣裳,炊事员叔叔把小海鲜洗净、煮熟,全园的小朋友们都能分到一小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