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农商行领千万级罚单 前三季度营收“失速” 有何缘由?

  一则千万级罚单将这家A股头部农商行推向舆论风口。11月21日,重庆银保监局公布罚单显示,重庆农商行因掩盖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指标虚假等9项违规事由,被处以1285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一并领罚。长期以来,重庆农商行处于A股农商行的领先位置,是10家上市农商行中资产规模最大、盈利最多的,但在前三季度营收却出现了负增长。在分析人士看来,罚单反映出重庆农商行在合规经营管理方面存在薄弱之处,该行需要及时治理和整顿存在的问题,并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

  头部农商行领千万级罚单

  银行千万级罚单再现,这次受罚的是A股头部上市农商行。11月21日,重庆银保监局公布罚单显示,重庆农商行因9项违规事由,被处以1285万元罚款。

  罚单显示,重庆农商行具体违规事由包括:审查审批不尽职,超需求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形成风险;掩盖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指标虚假,贷款减值准备不足;未按规定对质押资产进行审查即向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发放贷款;同业授信调查及审查审批不尽职,部分业务出现风险;贷款“三查”不尽职,导致形成重大信用风险;同业投资业务不合规;贷后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未执行统一授信管理。

  基于以上违规事由,相关责任人一并受罚。重庆银保监局对江莉、封洪伟、胡保卫、柯茜给予警告,对谢波警告并罚款5万元,对颜波警告并罚款5万元。

万亿农商行领千万级罚单 前三季度营收“失速” 有何缘由?

  “此次重庆农商行被处罚,不仅处罚金额比较大,最需要关注的是其被处罚的原因。”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掩盖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指标虚假、贷款减值准备不足等反映出重庆农商行在一些重要风险指标上面存在掩盖和做假的行为,这不仅暴露出其经营上的合规意识和管理问题,若严重还可能对其经营产生风险。

  产业经济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也认为,罚单反映出重庆农商行在合规经营管理上存在薄弱之处,需要及时治理和整顿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严监管态势持续,百万级罚单屡见不鲜,不过千万级罚单却仍然较为罕见。在于百程看来,行政处罚是银保监会针对金融机构的日常监管手段,近两年贷款产品设计、营销、贷后等环节中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贷款风控和资金流向违规、理财业务产品设置和销售违规、数据和征信违规等已成为监管行政处罚的“重灾区”。

  前三季度营收“失速”

  重庆农商行前身为重庆市农村信用社,成立于1951年。2010年,重庆农商行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赴H股上市9年后,2019年10月,该行又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全国首家“A+H”股上市农商行、西部首家“A+H”股上市银行。

  重庆农商行可谓是A股农商行中的“翘楚”,为10家上市农商行中资产规模最大、盈利最多的银行。截至2022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总资产约为1.3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1%,比排名第二的上海农商行多出993.2亿元。营收、净利也遥遥领先,前三季度重庆农商行是10家农商行中唯一营收超过200亿元、归母净利超过90亿元的银行。

  不过,从增速来看,前三季度,在8家农商行营收净利均增长的局面下,重庆农商行营收却出现负增长。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营收同比减少2.21%至225.57亿元,成为除青岛农商行外,第二家营收“失速”的银行;归母净利润方面仍保持增长,报告期内,该行实现归母净利润92.42亿元,同比增长5.6%。

  前三季度中,重庆农商行第三季度业绩降幅较快,7-9月,该行营收同比减少8.45%至72.27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5.14%至28.63亿元。

  重庆农商行虽未在三季报中解释前三季度营收减少的原因,但从营收组成来看,该行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均有下滑,报告期内,利息净收入同比减少5%至188.45亿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20.34%至14.72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从三季报来看,重庆农商行表现良好。截至2022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23%,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361.26%,较上年末上升 21.01个百分点。

  “农商行业务聚焦三农为主,其业绩增长受规模、息差等影响较大。”于百程认为,前三季度,重庆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增长是个位数,营收也出现下滑,主要是受让利实体经济、LPR调整、行业资产端定价波动影响。

  深入推进数字化转型

  近年来,重庆农商行正在深入推进数字化转型,在该行2022年下半年主要经营计划中数字化转型占据重要位置。

  重庆农商行表示,将以数字化转型作为重构全行发展潜力和竞争力最重要的突破口,深入推进全行业务模式、管理流程和组织架构变革。以业务中台建设推进业务模式变革,以管理中台建设推进管理流程变革,以数字化运营推进组织构架变革。

  在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期,有工学背景、从事科技建设工作的董事长谢文辉走马上任。8月12日,重庆银保监局核准谢文辉重庆农商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接替到龄退休的刘建忠。简历显示,谢文辉出生于1972年1月,高级经济师、工程师,工学硕士学位,曾任重庆农商行科技部总经理及副总经理、重庆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科技处副总经理及总经理助理等职,2013年12月起任重庆农商行行长,2022年4月起任重庆农商行党委书记。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近期公开发表的撰文中,谢文辉透露,重庆农商行在数字经济大背景下肩负着金融科技助力乡村振兴、服务普惠金融等新时代使命,全力推进农村金融服务数智化转型。该行推出了渝快乡村贷、烟叶种植贷、()鲜储保证贷等100余款系列数智化涉农信贷产品。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谢文辉升任董事长对于重庆农商行而言意味着引入科技手段,内控机制有望进一步完善并得到更好地执行。同时,该行的数字化改造程度会大大提高,员工工作效率和客户办事效率以及体验感都有望进一步发展。

  谈及对于重庆农商行后续发展的建议,王剑辉认为,数字化转型是中小银行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对于重庆农商行这样资产规模偏大的农商行而言,仍然要依靠两条腿走路,一方面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效率,另一方面需要在所属区域内精耕细作,深耕相关行业的客户,形成稳定的客户关系。在满足客户需求同时,基于自身的资源,给予一定的指导和推动,在自身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也帮助客户实现转型升级。

  北京商报记者就罚单、业绩、数字化转型等相关问题联系采访重庆农商行,但截至发稿之时,尚未得到回复。

(责任编辑:王晓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